乐享派

乐享派 门户 文章列表 乐分享 深度分享 查看内容

二零一七 德国荷兰故地重游

2017-9-13 14:36| 发布者: 小乌尔夫| 查看: 1785| 评论: 0|原作者: 帅锅他舅舅|来自: 乐享派loxpo

摘要: 今天在朋友圈看到某朋友在SIERADZ与W先生的合影,不禁感慨,几年不见老友W先生看上去老了许多。2014年他与女儿来中国时,便告诉我以后可能不会再来中国了,他以前坐十几个小时飞机到酒店洗把脸就可以马上工作,现在 ...
今天在朋友圈看到某朋友在SIERADZ与W先生的合影,不禁感慨,几年不见老友W先生看上去老了许多。2014年他与女儿来中国时,便告诉我以后可能不会再来中国了,他以前坐十几个小时飞机到酒店洗把脸就可以马上工作,现在却要睡大半天才能恢复体力,有些力不从心了。这次欧洲之行,我个人的感觉也是如此----累!!!回国后几天都一直在睡,浑身酸痛,晚上睡不着白天醒不了就算了,就连晨勃也没了,甚是可怜!可是W年过花甲,而我今年才35,还是个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儿嘞。

法兰克福机场附近修路,大巴司机带我们绕来绕去绕了将近一个小时也没绕到机场火车站,于是大家又回到机场,步行20来分钟到火车站吃饭,等到达科隆时,已经是凌晨了。第一天就特别累。

DSC03673.jpg

DSC02396 (1).jpg

DSC02398.jpg

DSC03704.jpg

DSC03670.jpg
德国还是老样子,2014年那会儿已经有大量难民涌入了,那时候还有很多好心的德国人下班后给他们送钱送东西。而难民也都不是傻子,从南欧国家入境后几乎不做停留而直奔德国。我起先一直以为德国德国把难民安排在某些限定的区域或营地里,但听朋友CENK说,德国不但对难民没有限制,除了提供住所外和食物外,每个月还给折合2000元人民币的花销。之前还给他们发放价值约4000元左右的自行车,只不过大部分人都是到手之后直接买吊然后买个iphone用。的确,社会福利好包容性强,是我逃难我也去德国!

之前零零星星从新闻上看到个别难民行骚扰事件,脑海里还是以为随之难民数量剧增,德国的社会治安应该很糟糕,然而这几天的行程给我的感觉与前两年没啥两样,依旧是比较平和安定。

DSC02508.jpg

DSC02677.jpg

DSC02682.jpg

DSC02707.jpg

DSC02693.jpg

DSC02840.jpg

DSC02826.jpg

DSC02715.jpg

DSC02864.jpg

DSC02872.jpg

DSC02826.jpg

DSC02799.jpg
展会期间除了科隆大教堂周围,大家几乎没有其他地方可去,说句实在话,年年看看年年,很多人连逛街的欲望都没有了,更别说拍照了,也就是我傻乎乎背着A7II这个铁疙瘩,但行程仓促,自然也不会静下心来去揣摩什么角度什么构图什么光线了,大都是到此一游的照片,乍一看有新意,毕竟也算是西洋景,但看多了自然倒胃口。

DSC02566.jpg

DSC02491.jpg

DSC02492.jpg

DSC02484.jpg

DSC02457.jpg

DSC02461.jpg

DSC02465.jpg

DSC02467.jpg

DSC02471.jpg

DSC02474.jpg

DSC02481.jpg

DSC02523.jpg

DSC02521.jpg

DSC02535.jpg

DSC02561.jpg

DSC02562.jpg

DSC02868.jpg
此次德国停留期间餐食确实差了些,肘子没去河边那家味道好历史老的店去吃也就算了,关键是啤酒还他妈没喝够呢就被老板赶了出来。以前喝啤酒都是按米上,这次都是一小杯一小杯,甚是不爽。但虽如此,也能理解这些餐厅的接待能力,GAFA展期间一下涌入1500多中国游客,愿意接待团餐的餐厅确实少,一到饭点儿,吃饭便瞬间成为最大的问题。今年LEE总也没从英国飞过来参展,自然也就没人请我和大哥吃饭,想想前年的肘子和韩国烤肉加无限量畅饮,再看下这次的餐食,简直妖兽啦!!!不过前年那个土耳其裔的出租车司机开车到是真猛,风驰电掣见缝插针,让路人闻风丧胆,大奔开出F1的感觉,让乘客到餐馆门口吐一通清清肠胃,给烤肉和啤酒腾腾地方,这服务简直太贴心了。当然在我们的墙裂要求下,导游还是非常妥善的给大家安排了一家儿好吃的中餐。

DSC02601.jpg

DSC02635.jpg
终于找到了传说中的巧克力博物馆。

DSC02636.jpg
芥末博物馆

说道土耳其裔的出租车司机,又让我想起CENK,我的穆斯林兄弟,这几天我俩私下里经常开那些阿拉胡阿克巴之类不着调的玩笑,就像我在国内经常调侃新疆好友买买提.阿凡达.飞飞那样。但其实他是很平和的人,并不像宁夏某些宿舍的学生那样,自己不吃大肉也不允许周围其他人吃大肉。他也说人们在相信某些宗教之前一定要一心向善,而非打着宗教的招牌为非作歹,妄图将自己的生活习惯套用给别人。当然,孩子的成长环境和家庭教育也很重要,至少开化民智才不会有那么多人相信BOOM一下之后自己就能有40个老婆。

和大哥从科隆搭火车去海牙,我以为火车晚点这样的事儿只能在意大利那些南欧国家遇到,不巧居然这次遇到前一班车故障慢行导致晚点,还好后面UTRECHT到DEN HAAG的车次15分钟1班。其实对于火车,让人又爱又恨。爱是因为欧洲的火车座位宽敞舒适,人少,几乎每节车厢都有不少空位子;恨是因为他们不像国内的车站这样,每趟车次检票上车还要贴心的通知你在几站台按照XX色标志等候车辆进站,转车的车次也相对固定,并不会给语言不通的歪果仁造成太大的麻烦。我记得有一次从华沙坐车去谢拉兹,买的票明明是下午2点钟的,站台也对,结果搞不灵清为毛火车提前到了,我还问周围的人这趟车到不到谢拉兹,他们说到,我也没犹豫就上车了。结果上车后列车员检票时才告诉我,我需要在LODZ达成同一家火车公司的车辆中转,如果上错车需要从新买票。让人好一通折腾。

DSC02495.jpg

DSC02900.jpg

DSC02887.jpg

DSC02901.jpg
算下来已经4年多没去荷兰了。以前去波兰没有直航,通常就选择搭乘KLM在阿姆斯特丹转机,自然要停留几日逛一逛灯区体验下资本主义的腐朽生活了,器小活差但吃过猪肉还不能听听猪叫了不是?LOT开通北京到华沙的直航之后我就再也没来过荷兰了。荷兰也留给我很多遗憾,比如到现在我都没去过梵高美术馆,当然以后一定要带女儿去看看,女儿非常喜欢画画,也很有想象力,幼儿时对色彩的感知和想象力很丰富,随着不断的学习,这种想象力有些被束缚和固话了。但在具象的环境里萌发了新的想象力。她经常用拙劣的铅笔画一些四不像的小动物,然后给我讲他们各自是什么......一只想飞却飞不起来的鸵鸟,美人鱼和海豚在一起玩耍,一只狮子在追赶一只长颈鹿......年底打算带她去圣彼得堡的冬宫博物馆饱饱眼福,多给孩子看不同风格和流派的东西,要她自己去揣摩和融合各自的特点。阿姆斯特丹和海牙些世界闻名的博物馆,比如梵高艺术馆,运河畔的安妮之家,伦勃朗故居等,当然你也可以在国家博物馆和海牙莫里茨皇家艺术馆等馆里见到一些知名画家的真迹,比如《夜巡》,比如《戴珍珠耳环的少女》等,非常非常遗憾,这次短暂的停留有没有时间去......

DSC03029.jpg

DSC03034.jpg

DSC03041.jpg

DSC03062.jpg

DSC03099.jpg

DSC03088.jpg

DSC03102.jpg
奶酪商店

DSC03067.jpg

DSC03068.jpg

DSC03070.jpg

DSC03071.jpg

DSC03074.jpg

DSC03075.jpg

DSC03077.jpg
木鞋博物馆

DSC03161.jpg

DSC03133.jpg

DSC03136.jpg

DSC03140.jpg

DSC03141.jpg

DSC03142.jpg

DSC03137.jpg

DSC03147.jpg

DSC03148.jpg

DSC03149.jpg

DSC03151.jpg

DSC03150.jpg

DSC03153.jpg

DSC03156.jpg
还记得2011年跟两位大哥在唐人街海城吃饭,老板跟大家开玩笑说:“你们仨人隔着窗户看看别人表演就好,自己就别上去让人看笑话了。”想想也是,中国的枪炮大多短小,记得十年前跟一个意大利的朋友吃饭,开荤段子说LIKE A ANT FXXK AN ELEPHONT......什么钥匙开什么锁,“自然是善良的慈母,同时也是冷酷的屠夫”, 蛮干只会使自尊心受挫,因此隔着玻璃窗看看她们骚姿弄首无非是再明智不过的选择了。玩笑话而已,其实红灯区就是个旅游景点,大家坐坐游船沿途包揽下两岸风景,或者在近几年兴起的船屋酒吧上来一杯啤酒小憩,跟沿途的老乡用相机对扫也是不错的选择。

DSC03251.jpg

DSC03250.jpg

DSC03256.jpg

DSC03285.jpg

DSC03286.jpg

DSC03291.jpg

DSC03287.jpg

DSC03302.jpg

DSC03298.jpg

DSC03295.jpg

DSC03294.jpg

DSC03306.jpg

DSC03305.jpg

DSC03289.jpg
达姆广场周边

DSC03262.jpg

DSC03273.jpg

DSC03261.jpg

DSC03277.jpg

DSC03254.jpg

DSC03243.jpg

DSC03242.jpg

DSC03240.jpg

DSC03236.jpg

DSC03235.jpg

DSC03231.jpg

DSC03278.jpg

DSC03281.jpg

DSC03314.jpg

DSC03310.jpg
阿姆斯特丹还是有些挺好玩的东西,比如骑警,比如露天厕所。当然,骑警国内的大连也有,大多数人比不稀奇,但露天厕所在我第一次造访荷兰时,还是大开眼界。当时憋得不行,便随便逮着个人问哪儿有洗手间,他冲这个绿色的铁皮指了下说OVER THERE,我还是问在哪儿,后来那人直接把我领了过去。我问朋友为什么市中心或广场周围会有这些简易的露天厕所,朋友说荷兰人很简单,就是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比如广场集会后很多人会因为找不到洗手间而随地小解,那政FU就哪一个简单有效低成本的方式来解决大家上厕所的问题。只有基础设施便利完善,大家才能更文明。比如俄罗斯的机场,座位一共就那么几个,狭小的空间内挤满了所谓的免税店而且商品价格比市区超市加了税的售价贵出不少,游客也没什么好逛好买的,累了也没地儿歇,不席地而坐还能干啥?更不像美国因为“污染”问题把某工业园里的农村住家的露天厕所全部扒掉。

SDIM1153.jpg

InkedSDIM1155_LI.jpg

DSC03331.jpg

DSC03330.jpg

DSC03329.jpg

DSC03323.jpg

DSC03321.jpg

DSC03317.jpg
海牙还是第一次来。阿姆斯特丹虽然是荷兰的首都,但作为旅游景点的意义更大一些,荷兰真正意义上的行政中心应该算是在海牙吧。王室住在海牙,很多使领馆也都在海牙。而海牙很小,也没有太多地方可逛,但中国人却都知道这个城市,我是从初中地理课本上的“海牙国际法院”知道有这么个城市的。如今的联合国国际法院与国际法图书馆和国际法学院同位于海牙市郊的和平宫内,如今这些机构已经搬迁了,而和平宫也成为游客驻足拍照的旅游景点。

DSC03378.jpg

DSC03379.jpg
市政厅也因为某些原因不允许拍照,当然可以在停车场的电梯间偷拍一张。广场上遇到人大代表踢球赛,好多媒体都在报道而且戒备森严,但没人阻止大家围观和拍照。如果留心观察下,还是有几双眼睛盯着你的。

DSC03520.jpg

DSC03525.jpg
莫里茨皇家美术馆本是荷兰驻巴西总督、荷兰王子约翰·莫里茨于1636-1641年间为他自己而建的宫殿,后来演化成美术馆,其藏品主要是自荷兰黄金时代以来的杰作,包括维米尔、伦勃朗等大师的绘画作品。镇馆之宝是《戴珍珠耳环的少女》。时间有限就没有进去参观,但谁叫博物馆的洗手间是免费的呢,必须去啊!

DSC03404.jpg

DSC03408.jpg

DSC03409.jpg
博物馆旁边的国会大厦人也不多。

DSC03410.jpg

DSC03412.jpg

DSC03418.jpg

DSC03420.jpg

DSC03421.jpg

DSC03422.jpg

DSC03430.jpg

DSC03431.jpg

DSC03434.jpg

DSC03446.jpg

DSC03449.jpg

DSC03517.jpg

DSC03462.jpg

DSC03460.jpg

DSC03489.jpg

DSC03478.jpg
9月天气渐冷,海边有没什么游客了,这倒正合了我的心意,图个清净,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荷兰的天气,在乌云密布,大雨倾盆,烈日骄阳之间迅速无偿的切换,也给拍照造成一定的困难,大家凑合看吧。

DSC03556.jpg

DSC03566.jpg

DSC03567.jpg

DSC03572.jpg

DSC03563.jpg

DSC03575.jpg

DSC03574.jpg

DSC03597.jpg

DSC03605.jpg

DSC03615.jpg

DSC03613.jpg

DSC03617.jpg

DSC03621.jpg

DSC03623.jpg

DSC03624.jpg
测试下A7II+24-70F4的夜景

DSC03625.jpg

DSC03626.jpg

DSC02944.jpg

DSC02941.jpg

DSC02948.jpg

DSC02957.jpg

DSC02963.jpg

DSC02968.jpg

DSC02975.jpg

DSC02981.jpg
文末问答,猜猜这些小门里面是什么?

DSC03288.jpg
分享到微博 收藏 分享 邀请
分享页面
我要投稿 返回顶部